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牛散变老赖又进黑名单,“东方系”围猎的上市公司命运多舛?

时间:04-22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22

牛散变老赖又进黑名单,“东方系”围猎的上市公司命运多舛?

海南椰岛、嘉应制药何时能翻身?作者 |武丽娟编辑丨高岩来源 | 野马财经作为特殊的一个群体,“牛散”行走于股市江湖,频繁闪现于资本市场。他们有的因炒股身价过亿,实现了财富自由;有的“神龙见首不见尾”,只是偶尔在上市公司的前10大股东名单中出现;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显得无比神秘而又引人关注。近日,知名牛散冯彪旗下重要的资本平台——深圳市老虎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老虎汇”)遭监管处罚。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在取消深圳老虎汇会员资格、撤销其管理人登记的同时,将实控人冯彪加入“黑名单”,期限一年。其实,在被中基协处罚之前,冯彪已被法院下达“限制消费令”,被列为“失信被执行人”。市场将冯彪控制的公司称之为“东方系”,包括东方智福、东方资本、东方财智、东方君盛、老虎汇等一系列投资机构。在其十余年腾挪资本的历史中,“空手套白狼”的嘉应制药(002198.SZ)和“国资口夺食”的海南椰岛(600238.SH),成为市场最为熟知的案例。然而频频使用高杠杆收购上市公司的后遗症难解,目前,这两家公司股权已被强拍,控股权花落谁家仍然是未知数。被列为“老赖”后老虎汇冯彪再进“黑名单”老虎汇成立于2015年11月30日,注册资本为3亿元,北京东方君盛(第一大股东冯彪持股40%)成员,是一家以从事金融业为主的企业。目前,该公司股东为冯彪和高忠霖,分别持股59.5%和40.5%。不过,这两名股东均为失信被执行人,且被法院下达限制消费令。冯彪的资本扩张惯用野蛮手法,在取得公司股份之后,会很快将近乎全部股份质押出去换取现金,无论是在海南椰岛还是嘉应制药,都借助了不少信托和银行借款。工商资料显示,东方君盛目前拥有4条被执行人信息,被执行总金额达10.44亿元。此外还有10条历史被执行人信息,被执行总金额15.77亿元。2021年4月,冯彪曾因“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,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相关合同纠纷”成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约7.49亿元,未履行金额2.07亿元;2021年10月,因“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冯彪,詹素芬等相关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”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约5.42亿元,至今全部未履行;2022年11月,他再次因为上述案件被列为失信执行人,执行标的275.08万元。身背债务,又被关进了“小黑屋”。此次老虎汇是因为涉嫌从事违法违规行为,协会拟对其作出纪律处分。具体来看,老虎汇存在多项违规行为:一是管理人登记信息更新不及时、登记信息与实际情况不相符,实控人冯彪预留在协会的联系方式非其本人。其次,2016年,老虎汇与上海柜派桂茂基金销售有限公司签署代销合同,委托上海钜派钰茂代销“神雾先进技术追踪私募投资基金”,老虎汇未履行适当性审查工作。另外,老虎汇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;不配合中基协自律检查、机构失联。因此,中基协依据相关法规对老虎汇作出处罚,取消深圳老虎汇会员资格,撤销其管理人登记;将冯彪加入黑名单,期限为一年;对深圳老虎汇时任高级管理人员桂琦寒、李桂霞等人进行公开谴责。从江湖“牛散”到带头大哥冯彪领衔的牛散团,以东方资本和老虎汇为平台,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。冯彪担任董事长的东方资本集团,旗下有老虎汇、东方财智、东方君盛三家主要机构。而在这三家机构的股东名单中,还有曹芸、张寿清、邢荣兴、曹雅群等多位牛散的身影。梳理年报发现,这些名字曾在锌业股份(000751.SZ)、ST运盛(600767.SH)、恒天海龙(000677.SZ)、祥龙电业(600769.SH)、岳阳兴长(000819.SZ)、宁波富邦(600768.SH)等近五十家上市公司十大股东名单中出现。根据公开资料梳理统计,自2012年开始,以冯彪为首的牛散联盟,接连向包括嘉应制药、海南椰岛、金城股份(000820.SZ,现“神雾节能”)、零七股份(000007.SZ,现“全新好”)至少四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发起攻势。以冯彪为代表的“东方系”,大概是在2014年开始染指海南椰岛。海南椰岛原本是一家国有企业,被称为“保健酒界的扛把子”,旗下“椰岛鹿龟酒”一度是家喻户晓的明星级产品。随着保健品市场的降温,海南椰岛的经营状况持续在下滑,2014年营业收入从2013年的9.1亿元暴跌至4.9亿元,几近腰斩;归属净利润更是从1.3亿元暴跌至0.4亿元,跌幅70%。2015年,公司原控股股东迎来“接盘侠”,将所持17.57%股份股权转让给中央汇金背景的海南建桐。嗅觉敏锐的冯彪,早在2014年10月,便通过东方财智以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获得海南椰岛11.16%股份,成为第二大股东。海南建桐入局后,冯彪连续出手,拿下海南椰岛合计20.84%股东(后转让给东方君盛),坐上实控人的宝座,并担任董事长一职。在入主海南椰岛后,冯彪曾打算如法炮制,再次“野蛮”拿下嘉应制药的控制权,却遭到了创始团队的阻击。嘉应制药成立于2003年。2007年3月,嘉颖制药成功在深交所挂牌上市,主要产品有重感冒灵、疏风活络片、调经活血片等品种。2013年,主营中医药产品的嘉应制药为了增强实力,对金沙药业进行了重组。重组完成后,公司原第一大股东黄小彪持股13.6%,仍为最大单一股东,陈泳洪、黄智勇、黄俊民等人分别持股11.39%、6.7%、5.19%,他们均来自金沙药业。2016年末,老虎汇拿出10.5亿元资金,接手了黄小彪的全部股份,新晋第一大股东之位。但这其中仅有1.5亿元为自有资金,其他还有不超过3亿元的股东借款和不超过6.6亿元的银行借款。在被深交所问询时,老虎汇称“拟用上市公司的分红偿还部分银行贷款本息”,以及“不排除质押嘉应制药股份的可能”。借钱收下上市公司股权,再用上市公司分红还钱,如此直接的空手套白狼想法,“金沙帮”一众股东自然不乐意。2017年4月7日,以原“金沙帮”为首的陈泳洪、黄智勇、黄俊民等十位股东宣布结为一致行动人,合计持有公司27.95%股份,稳居控股股东之位。老虎汇虽然成为嘉应制药第一大股东,但仍无法实际支配控制嘉应制药。东方资本相关人士曾回应:“对于海南椰岛以及之后嘉应制药都是长期产业投资,公司看到大健康及医药行业,希望利用自身在资本方面的优势,以产融结合的方式进行产业链打造。”被牛散围猎后海南椰岛、嘉应制药何时能翻身?从冯彪入主的2014年开始,海南椰岛的净利润数据用下滑居多。2015-2021年,其营业收入分别为4.37亿元、8.46亿元、11.43亿元、7.06亿元、6.25亿元、8.08亿元、8.33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1327.99万元、-3553.14万元、-1.06亿元、4050万元、-2.69亿元、2434.88万元、-6543.29万元。冯彪执掌海南椰岛的七年时间,仅有3年盈利,累亏4.75亿元。若剔除非主业的影响,仅看扣非净利润,2014年以后的八年时间里扣非净利润七年为负。只有2020年一年盈利,小赚1631万,累计亏损8.61亿元。2021年4月,冯彪还在一次演讲中豪言,要做强海南椰岛,全新出发重构酒业。现实并不美好。1月30日,海南椰岛披露了2022年的业绩情况,归母净利润继续亏损,预计亏损1亿元至1.2亿元,扣非净利润预计亏损则在1.4亿元至1.6亿元区间。对此,海南椰岛表示,公司酒饮收入未能达到预期,同时因酒类业务战略调整使产品品系变动导致酒类整体毛利率降低,因此当期营业毛利无法覆盖当期的经营费用,出现经营亏损。二级市场方面,自2016年初开始,海南椰岛的股价与业绩同病相怜。2016年初,股价为15.52元/股,到2020年11月底,股价降低至5.25元/股;随后开启一波涨势,2021年6月14日,涨至32.78元/股高点。随后又继续下滑,2022年10月31日,股价滑落至年内低点8.64元/股后,又开启了一波上涨。截至2023年4月21日收盘,海南椰岛股价12.15元/股,市值54亿元。因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持续为负,海南椰岛在2018年被实施“*ST”。3月17日晚,海南椰岛发布公告称,原第一大股东东方君盛持有的海南椰岛2250万股被司法划转,其持股比例从14.17%降至4.13%。由此,海南椰岛原第二大股东“海口国资公司”被动成为海南椰岛第一大股东。公告强调称,“本次司法划转可能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”。这是海口国资公司自2015年失去海南椰岛控股权后首度重获第一大股东身份。不过海南椰岛控股权归属仍然是未知数。再看嘉应制药。2016年,老虎汇通过股权转让取得嘉应制药11.27%的股权,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,交易总价10.47亿元;2017年2月,老虎汇便通过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将其持有的嘉应制药5720万股股票出质给东方证券,融资4.7亿元,冯彪提供连带责任担保。近年来,围绕在嘉应制药的控制权之争就一直存在。原第一大股东老虎汇与公司管理层不和已久,去年6月,在嘉应制药2021年度股东大会上,双方就曾为争夺控制权闹得不欢而散。2023年2月,老虎汇持有的5720万股嘉应制药股份被司法拍卖流拍后,东方证券被“上位”成为第一大股东,占总股本的11.27%,其余9位为自然人股东。嘉应制药的董事长朱拉伊是广东富豪,靠房地产起家。朱拉伊的弟弟朱孟依,是地产企业合生创展(0754.HK)的董事局主席。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认为,公司控制权不确定或有争议的情况下,公司的发展方向和具体经营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,从高管到员工都难以稳定,公司当然会受到很大影响,很难正常发展。一直属于无实控人的尴尬之下,多年来悬而未决的控制权之争,一定程度上也让嘉应制药在治理和稳健运营等方面埋下了隐患。2021年,董事打董秘,董秘被解聘,既有“文斗”又有“武斗”的夺权大戏一度被市场热议。在多年内耗中,公司经营状况不乐观,股价也不断下挫。自2016年,冯彪入主的5年来,嘉应制药业绩平平,乏善可陈。营收相对稳定,在4亿元-5.7亿元间波动,净利润则波动较大,2017年最低为-2.15亿元,2016年最高为5517万元。2022年度业绩预告显示,因医药流通行业取得突破,以及计提了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影响上年利润2879.93万元,2022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00万元–5200万元,同比增长2743.02%-3419.94%;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4100万元-5100万元,同比增长14433.85%-17978.7%。与此同时,嘉应制药股价亦从2016年末的14元/股左右,下跌至2020年中3.92元/股的历史低点。截至4月21日收盘,报7.67元/股,市值39亿元。从2021年9月2日到2023年2月22日,在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启动的减持变现程序之下,东方君盛遭遇了共7轮因司法执行导致的二级市场集中竞价减持及司法拍卖,合计被减持的海南椰岛股票高达7490.5983万股,市值粗略估算在10亿元之上。目前东方君盛持股比例为4.13%,市值约2亿元(4月21日收盘价),浮亏约8亿元。老虎汇合计持有嘉应制药12.68%股份,共耗资约11.47亿元。按照4月21日收盘价,这部分划转至东方证券的股份市值为近5亿元。从野蛮入侵到如今的出局,冯彪虽已梦成空,对于海南椰岛、嘉应制药而言,“故事”远没有结束。上市公司何时能扭转颓势?你有什么看法?留言聊聊吧!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